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骑士之国 2  

2016-01-27 00:32:3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我一直都在回忆着当时的画面,可是等到我晃过神来的时候你却已经不在那里了。所以我不断地回忆不断的想要记起当时你离开之前的样子,但是我怎么都没有办法想起来。
只是满是惊恐于自己居然会背叛你。


说再见,我们再见面吧。

 


国王已经昏迷了六天了。那天那名盔甲的骑士突然宣布期权。国王算是勉强保住了国王的身份。蕾坐在国王的身边显得很安静,所有人都退了出去。那天的少女过来这个房门看过他也不知怎么的就跑掉了,但是后来她几乎每天都过来。这孩子叫做铃,在国王成为国王的某天在社交场合里面被母亲带来遇见然后就一直都跟蕾。她看到蕾似乎总是显得很紧张,那天蕾走到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差点就要跑过去但是跑到一半隔着纷纷赶来救助国王的臣子们以及在他们之中的蕾她突然就胆怯了。她站在空无一人的沙场上面低头看着沙子的地面沉默了很久,她面前国王的鲜血还很新鲜,她坐了下来抱着膝盖一直望到天黑那血干了,王宫里面的灯彻夜都没有熄。有人默默的靠近她走过去拍着她的肩膀就看到她整个人都深陷进那人的身边。等到她醒过来抬头望着天花板,那天把她带回来的少年问她“要去看蕾公主么?”
她摇了摇头。

[我想要等到姐姐回来,所以请您把我当成是姐姐,从现在开始我会和姐姐一样称呼您。不管怎样我都一定会为姐姐守住您以及她的公主的身份所以无论怎样,请不要阻止我。]

那时候臣子之中有人提议国王陛下应该重新选择新的公主,那时挑战国王的时日将近。臣子们无法接受除了这位国王之外的任何人成为他们的国王,他们再也没有遇见过更加好的国王了。但是他拒绝了。然后渐渐的有人开始称呼铃为公主。他们当着国王的面那么的称呼。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能够和以前那样一直待在姐姐的身边。但是那天我一看到她就觉得……”她说着说着双手忍不住捏紧了被子,她身边的少年剥好橘子放在桌上起身走了出去。

不能被原谅了,也许,就这么再也不能被原谅了。

 

他一直都很喜欢着铃,最最最最喜欢一直在蕾身边笑着的铃了。

 

 


这些日子蕾始终都待在国王的身边,离开几年之后国王身边的人都轮番换掉了不少,她没有办法相信所有人。国王的身体状况由于料理政务的关系长期疲惫“这是我的错吧。”她用很轻巧的口吻一边打理手上的文件一边和财政大臣聊着天,气氛莫名闲散。她坐在国王的位置上很合适,她以前就常坐在这个位置上。自从上代开始的国王就很专于治理政务慢慢的开阔和别国的交集。说起来骑士之国走出去的商人不少。渐渐地在大陆成为了最有名的商人种族。这归功于他们随便在地上一扣就能挖出来金子。不过一开始的人们也总是被人骗走金子,但是人总归是会聪明起来的,何况他们有的是金子。国王需要迎战,所以公主就负责打理很多闲杂的政务。
还记得她当年太可爱国王从来都不让她出面,这别笑。别说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她从窗台望着楼下那狠劲儿而真的走出去之后真的是胆小到不行。还记得娜儿,她们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只要一想起来她的手就是静止的。她去找她,可是后来怎么都没有找到过她。也不知道她还好不好。她们居住过的那座高塔还屹立在那里,源源不断的有人进来出去有人死去。

“你知道吗?我是被母亲亲手送进塔里的。这些年来我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后来知道原来只有我们的国家母亲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大家就想着要成为国王。有些父母还要和自己的子女作战。”她叹了口气喝了口茶然后继续。希洛觉得她可以稍微停一下了。

“不过啊,我的母亲在送我进高塔的时候哭了。她要我自己选择,我说我想要成为公主。然后她就哭了。”她说到了这里停下了笔愣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墙壁,她背后有落地窗,她的面前有墙壁,她好像总是背对着出口面对着墙。真的很好笑。

希洛所遇见的她总是在笑。说什么都在笑。他在一家小杂货铺里面找到她,那时候国王的身体每况日下他背着所有人偷偷的去找她。他是个聪明人查了很多公主以往的资料他听铃说过公主以前总是喜欢带她去杂货铺一待就是一整天,铃说道蕾也会带着她去的时候手指们就会不由自主的织到一起脸上的表情能看得出她沉浸在那里头,她喜欢杂货铺的婆婆说她很像是在高塔里面照顾自己的婆婆。希洛成为财政大臣也就是一年的事情要是早些或许蕾还在远处游荡。她的手变得有些粗糙,身形还是像以前那样娇小,喜欢穿游人过膝的裙子。据说以前是很喜欢穿长裙的但是后来当他找到她的时候就什么都变了。据说她是个胆小而温柔的孩子,眼睛里面看不得血,很害怕陌生人,却也被一些人喜欢着。似乎是国王在某些特别重要的事情上抱持沉默的时候她说了该说的,但是据说后来一连大半年都不敢出门见人总体来说真的是很可爱的孩子。
希洛有些难以从面前这个处理起事物沉稳干练的女孩子身上找出那些充斥着资料的温柔可爱的形容词。她睫毛下面的阴影很重,好像落在湖面上的上百年的针叶林的倒影。

他认识她四个月不到。他与她见面的时候她第一句话就是:“国王出了什么事吗?”

公事过半他们两个坐下来喝下午茶
他问她“你完全就不像资料里面写的那样。”
“你到底看了我多少资料”被人调查总归是件很讨厌的事情
“能查到的全部。呵,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点心很好吃,下次去杂货铺可以推荐婆婆进一点来卖。“然后呢?”
“然后就觉得果然该重新观察你。”
“那可是跟踪狂才会做的事情。”
她边说边笑的很坏。

“说起来,你什么时候也该喊我一声姐姐了。”

……………………………………

 

 

她还是一无聊就会跑去国王的病床边上。半个月快要过去了,大家都变得越来越焦虑虽说能够进流质的食物医生也察不出来问题。除了内部的几个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公主的回归,但是由于她在那么多人面前露过面虽然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总是让人觉得很不安。所有的事物都被打理的很快,绝大多数人以为是铃公主在打理所以也没有多问什么。公开的场合全部都由铃来出面。然后稍微提一下,那就是那天在看台上的某位男子他也算是所谓[内.部.人.员]。他所任职的应该算是国王陛下的近卫但是更加确切的也是众所周知的是。他是公主的狗。

但是最近很少有人见到他。似乎那天有人在看台上见过他,但距离太远根本就不能够确定。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男人除了公主和国王之外没人能叫得动他,也有过新人跑过来觉得有意思直呼其名但是左边右边一下子就以各种眼神杀死新人就看到他在所有人里面回过头来看了新人一眼,那笑容没有人能够忘记,悠然自在好像什么都与他没有关系一样,那时候国王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他似乎占据了臣子派系近三分之一的人这不禁让人觉得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内部局势分成四部分,当时国王背叛公主所以站在公主这边的大有人在。国王本身的人,以及那个男人也就是那条不同非凡的公主的狗的男人的人
,最后就是观望派,俗称放弃派。那条狗身边的大都是些新人,但是新人们有新人们的气势这点还真是不容小觑。

最近那条狗依旧没有出现在王宫的任何一个角落,真不知道他在打些什么注意。

 

 

她一坐下来就喜欢开始摆弄针线或者看看书。有时候偷偷去看她的铃会发现她看着窗户外面发着呆。国王动了动手指可是没有人看见。铃在门的后面嘴里默念着那个她最喜欢的称呼。

“不进去打个招呼吗?”她摇摇头
“那我就去告诉她你来过了。”她什么都没有说的就跑掉了。

希洛走进去的时候蕾还在摆弄手里的书也不知道在翻些什么,她问他“那丫头是不是来过了。”问的各种五味陈杂。

 

 

[好奇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我想不起来但是我们一定见过的。]
[没有哦,没有,请相信我,我们从未彼此相见。]

 

国王睁开了眼睛视线茫然地,他早就已经知道她在旁边只是一直都没有办法醒过来。他觉得他能够看见她隔着蕾丝一样白茫茫的纱网看见她低头看书,好像看了一辈子那么的长。


“等到你复原了我就会离开的。就乘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她说完就走他伸手抓过手腕,她一点都不肯回头看他,背着他,后背有些硬朗。他突然想起她离开的时候的样子,她哭着,站在他的面前就在所有人都不在的那一边独自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所有人,眼泪的温柔避过脸庞上所有曲线下滑。

 

她躲在门外面哭了很久都没有人出现她像是被抛弃在那里没有人知道,她哭与不哭都变成了一个样子。有人走了过来脚步声踱踱慌忙而急切。她抬头望见面前的人双手如同伸向光源。


四月的天气,空气里面充满着香气。很想要躲进森林再也不出来。就像那只远离世俗的麋鹿,它走进了森林然后永远都没有走出来。


那个人把她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不断地喊她姐姐、姐姐,一遍遍好像他怎么喊都不够。他拉她伸向自己的手和胳臂把她伸向自己变成将她拉向自己。一直到最后他喊了她的名字,“蕾。”

 

 

“最近由也回来了呢。总是看到他跟在姐姐的身边。让人觉得好羡慕啊。”
铃最近能够时常的提起蕾的事了。一开始总是想起来就一个人偷偷地哭,陪在她身边的伊也没有办法。从姐姐那里时常会有要铃出面解决的事情所以一点点的,铃觉得自己还是被姐姐需要着的啊。一这么想就会觉得好太多了。

“不过有由待在姐姐的身边就让人放心很多了。”她真的很担心蕾,伊知道她恨不得自己跑到蕾的身边可是她一点用都没有。除了对外的事物之外她什么都不行。姐姐现在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很难做好的,想想自己说要代替姐姐什么的实在是蠢过头了。她说着说着就笑得很甜蜜。伊在一旁看的觉得脸上生热把脑袋瞥了过去。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好像从小到大一点都没有改变过。伊不喜欢蕾,明明是自己待在铃的身边更久一些可是蕾一出现铃就开始整天都呆在她的身边连自己都开始慢慢地被冷落了。还记得那时候铃拉着他的手说伊也可以一起来啊,姐姐很喜欢小孩子的,他甩开了铃的手大骂她你个白痴被人卖掉了都不知道转头就跑掉了。后来铃在蕾的怀里面哭了好久,他偷偷地从门缝里面看到蕾抱着铃哄着她睡着了,他走进去小心翼翼的把被子帮她们拉好。他突然不是那么的讨厌蕾了。


他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自己要跟她说自己最讨厌把铃抢走的你了,然后他就一定能够和蕾一起坦率的待在蕾的身边了吧。可是后来一直等啊等,一直等到公主失踪铃整夜的在他怀里哭泣不管他怎么求着拜托,求你回来教我究竟要怎么才能够让她不要哭泣。怎么都没有办法把她求回来。

 

“你去见姐姐吧,好好地跟她说清楚,那样的话……”
“你……”
“那样就能够不用再总是躲起来了吧。”
“你叫了姐姐吗?????????”

“你听错了!!!!!!!”


“不过说起来,希洛还从来都没有叫过姐姐呢。”

 

铃和希洛说过你应该称呼姐姐为姐姐……这是什么东西。[总之,你是因为有姐姐在背后教你才能做的好这个财政大臣的。]

这话是没有错,但是……各种启齿不能。要是直接称呼为公主那倒也没什么,可是突然间就……果然还是启齿不能。

 

 

 


蕾一如既往坐在那个推门进去就可以看见窗户的会客厅。左边是休息的房间右边是卧室,休息的房间被改成了书房这不太合乎女孩子。这个房间和她相衬得像是为她而准备的。国王醒后她需要有个自己的房间。这个房间一直是空着的。书房是没有书的书房简单的有点奇怪什么东西都是简单的像是随时能够打包,她看文件像看书看着看着会突然发笑然后指着上面凑到希洛那边给他看“你看这里怎么那么的蠢”随手拎起杯子就喝然后因为茶都凉掉了而皱眉头。没心没肺。签完字就把文件丢在一旁你再去问她大概都会告诉你她忘了然后要你复述一遍再给你个答复却和之前的决断如出一辙。总之希洛就是觉得这个女人没心没肺。他们讨论国王的事情,她撇开来自身说话客观得吓人。“这个国家国王不过是个目标。重点不是国王能够为他们做什么而是国王能够让他们做什么。”她点到重点抬头两眼盯着希洛,她站着,希洛坐着,所以她看他的眼神有点吃人的可怕。希洛楞一下等到他回过神来蕾已经靠回到沙发上看着文件喝凉茶。
“女孩子不要把腿翘起来。”
“女孩子也在战场上拿着剑呢。”她说话好像没有骨头后来由突然敲门过来就看到她这个更加没心没肺的弟弟开始各种有色新闻。“我最近发现一个新来的妹子身边好像没有带人。”
姐姐那边调侃“那你去把人家带回来好了”
“可是我们不能把好看的花全部都摘到身边来围着自己总归是每天想着要去看她会比较有意思。”

“那你去看了?”

 

等等


“希洛也有兴趣吗要不要我们晚上一起过去就在附近的酒馆里头老板娘也是个极品美人不过人家身边有人就算你是财政大臣人家照样好角落里摸一堆金字出来砸你。”


房间里面充满了各种无以名状的无聊的空气凝结在蕾的手里面再喝一口连凉茶都没有了。


由回来之后气氛各种欢乐就好像从蕾的身上发掘出来了她的又一个异次元形态你有时候会看到公主追着她弟弟跑穿过花园被围墙拦住大臣们傻掉也没有办法,因为这一任的大臣们都不认得他们两个。

他们在草坪上面看天空细数风的痕迹。蕾想起了以前的大家就把身子侧了过去。由也侧过去。侧过去看她的后背,心里又紧张又安稳。他把手向着她伸过去,然后停下了,风也停下了。停得好久。

 

 


最近的事情是要重新建立与外邦的联系,最近从骑士之国走出的商人们用了些手段坑骗了其他国家的人对方的法律没有办法惩罚他们又不懂的怎么驱赶本来就没有根的人。他们追着他们跑把他们赶到边境他们就在边境做生意。哪里都会有人需要他们需要得想要到发疯的东西。有个商人掉下一句话笑笑说“因为大家都是人嘛”

骗子哦。

 


骑士们发誓效忠于公主举在他们肩上的那把剑像是一个永恒的姿态。有时候会觉得仿佛逃跑的人是想要逃脱那种姿态的不朽的腐烂。


蕾在国王的房间跟他说所有事物的决断加上他昏迷期间的事物她待在他的房间的时间越来越长。由在卧室外的起居室里面待着靠着沙发看着窗户外头背对着面对着国王的蕾的后背。他有时候累了就闭起来眼睛从傍晚小鸟归巢的声音中辨析出来姐姐的声音。


“他们的名声明明不管我们的事情。”一小段唠叨。“但是其他国家就觉得是我们的事情。”简直无法理喻。
国王不太说话。蕾经常对着一些事情莫名的发脾气,她专一在一个事件上面半夜三更还在翻看收集过来的各个国家的法典。她兴起了一种收集癖,收集邻国所有方面的资料但是默不作声也不让大臣们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国王能下床了之后有一天半夜看见她房间的灯还亮着……

她不知道看了什么一看见国王就突然快活的像只小鸟一样冲着他跑过去拉他坐下来她也靠过去两个人借着小小的油灯看一张古旧的地图上面是很多年前骑士之国的样子,“那时候好小”。她惊叹得好像有星光落在她的脸颊上熠熠生辉。长发落到国王的手背上的时候他差点就要向后退,油灯逼过来照得他脸上发热,蕾的额头上亮得渗汗,晚风吹动光线照得他们的影子在墙上四面八方的颤动。他看她脸上的表情突然说给她:

“逃走的那个人是我。蕾。”

 

在那一派温暖祥和之中,他轻轻的说了话。

 

 


国王的名字叫做:言。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