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原创] 骑士之国 07  

2016-12-05 03:19:5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7

可怕的东西一直一直在那里,当你好不容易忘记的时候就在那一刻。突然!

时间总是不断的重复着相同的事情可是我们不相信历史以为自己的强大足够推翻所有的历史。
但是自身的弱小却一点都没有看到。

强大的人是因为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自己的弱点他可以成为国王却被人背地里一根只有灰尘乃至比灰尘还要渺小的刺的尖端那样的毒药——

于是国王回过头看见襁褓中的孩子朝着他笑了。


他从墙头摔了下去世界正在崩溃……曾经有人对某个国王说过这个故事,那个国王那时候正在离自己国家很远的地方喝着美酒纵情声色,他指着他国土的方向说“我要赢了,很快就要赢了。”
他来这个国家作为贵宾来要得很多很多比珍宝更加珍贵的东西,但是他说他的珍宝就在他自己的国家。
珍珠玉石美景美物所有的一切都猜了个遍那个国王暗暗地笑了又呷上一口美酒低头摇头摇头。

她还不是我的,但我正在逐渐变成她的东西。我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渐渐的刻上她的烙印像蝴蝶的影子日暮的树荫……他说着说着笑了,他是个极度风趣快活的人,英姿飒爽,他的眼睛温柔真诚有时候却会突然看出阴谋,他的本身就是一场阴谋。他骗取了很多国家的认同。他心里面已经认定自己将是商人的国家的国王他是骑士之国的国王他是——

 

 


就在国王送回公主的手的一刹那四周就骚动了起来他们掩藏自己的话语把声音装在他们宽大的袖子下面。

什么意思?
国王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那确实是公主吧?
还有谁能够让国王下跪的。
可陛下已经是国王了他在对着公主下跪——

很糟糕。

不能理解的人皱起眉头有人开始从一些细小的角落从他们的袖子底下扬起掌声小小的细碎的像秋日被人踩碎的干枯的落叶的碎屑然而渐渐的阳光将它们照射的热烈了起来,仿佛下一刻他们就要与阳光共同燃烧!掌声!欢呼声!小芝像是一只停不住挥舞翅膀的金色小玄风那样拍的袖子乱甩。有些人的眼睛睁得已经无法接受更加多一点点的讯息。佑居然错愕的发现诺的脸上也难得的挂上了一丝的弧度,他抓他抱在胸前的衣服袖子抬头眼睛里面惊诧得饥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乱得额前的发丝落了下来诺轻轻的用自己的手指帮他撩开[你看呀]他的心里说[你看呀]“就是成为国王之后也依旧认可自己的公主还是自己的公主。虽说对骑士而言是理所当然的。”

“大家都说他并不是一位好国王,他成为国王的第三年公主就失踪了,两年之后他居然还有了一位貌似新的公主。大家都厌恶他就像踩踏自己信仰的恶魔那样恨他,但是……”

当他向着公主缓缓地下跪的那一刻他的头上好像挂下了金子的粉末,那些在光里发光的东西围绕着他。这个国家曾经每年都会有新的国王没有人知道国王究竟该是什么样子的,因为这个国家有着太多的国王所以所有的人都以为国王应该是自己那样子。但是……

说话的那个人笑了,“他是国王。”说着这一番话的小芝笑得眼泪都落了出来,“他就是国王啊。”她一如往常的回头却没有找到昊的身影。她在掌声里面寻觅可是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家伙的踪迹只好一个人自言自语好巧不巧的又瞥到了里真是分外的生气!她撇开脑袋故意不看他,生气生气生气在这种时候看着国王与公主就更加更加的生气。生气!

 

“当骑士成为国王的时候他就得到了全部的自由他得到了废弃公主的权利,可是当国王再次认可公主的时候公主就得到了国王所有的权利乃至于废除国王的权利。

所以所有人都崇敬着还能向公主下跪的国王。”

佑觉得诺说的好像他自己就是国王那样。

 

[真好]

佑听到有人发出了声音

[我也想要成为那样的公主呢。]

某位公主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那人的心里面生出了[不信],生出了自己的骑士或许会在成为国王的那一天废弃自己的[不信]。

佑仔细地听着。

所以公主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存在,她们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够让一个人为自己得到至高但是她们又不安自己终将会在至高点被推入地狱可是即便如此她们还是想要被某一个人带往更高更高的地方。

 

可是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在说着:我却希望能有一天在自己成为国王的时候能够请求你成为我的公主呢。

[使我怜惜的人,将得到一切。]


昊正在宴会大厅外的一处隐秘的回廊里,他慢条斯理稳健的走路不发声音看不出端倪,眼珠左右徘徊。影子在某处与影子相会,那躲起来的影子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捂着斗篷下面的声音靠近了昊的那片影子。

那时的掌声即在这一刻响起。他突然回头隼似的看向殿堂的灯光,眉头锁着疼痛,低头,疼痛,低头。那向着他伸出的胳臂的手也悄悄的,落叶似的垂了下去只得双手握着彼此。

不远处的广场上如同回应一般的在骚动,篝火逐渐的扬了起来,有人泪流满面的跪了下去。
在进出宫殿的大门口有人突然闯了进来如同风一般掀飞所有阻拦他的人,侍卫在背后大声地呼喊着,一切立刻以风一般的速度传进了臻的耳朵里。他迅速遣走了通报的人瞧瞧四周欢笑还是欢笑,所有的一切皆藏在悄无声息之中。

他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他的脸上开始冒汗慌张眼睛时不时地望向窗外似乎是在寻觅着什么,又一个回头看看国王与公主,那边的情形温柔而甜蜜,公主的脸上的笑容像泛了一层腼腆的光连咬唇的样子都恰到好处的让人叫绝配合着捏在胸前的一只手而另一只手被牵着,手指捏着手指,这种牵法倒是叫人有点担心怕哪个冒失鬼将两只手冲散了。他没什么时间去看这么多闪瞎眼的画面,情势逼着他走上前去他望着国王与公主牵在一起的手,他走向他们两个所在的那扇巨大的玻璃窗前面,那玻璃窗外面的天空呈现出来鲑鱼色的光亮日落明明已经走了很久天空仍旧像烧着了一样。他一停下那两个人的手突然的:断裂了。
天空被火光映照得通红,烈焰急速冲向天空被推向至高点浓烈的黑烟烤焦了苍穹在黑幕之中氤氲血色。

“陛下。广场上有人在……有骑士在焚烧自己的公主。”

 

广场上充斥着浓烈的烟味木头噼啪作响。原本堆积起来的篝火的顶上架着一名少女的身影,热风吹起她的长发和她长长的衣摆,火焰滚烫的赤手摸上她洁白的双足她大声叫喊着痛苦着头发也被点燃了,她惊慌失措可最后她还充满希望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广场上就只有这么一个人站得离这火光那么那么的近似乎像是要把她的毁灭一丝不漏的收藏似的看着她的衣服被烧着了躯体裸露出来然后迅速被摧残,她正在失去美丽的样子。她的心里面终于清楚的从这个男人的眼中知道了她不在会被怜爱了……

“不被爱的话就一定要死吗!?”


在她极力尖叫出最后的声音的时候她面前的另一个少女正在逐渐地走近她,迎着啼血的尖叫一步步走到眼珠都热得鲜红,她脸上的泪水被火光打得透亮闪出钻石的光芒她脸上落下两道发亮的河流走进这滚烫的深渊。

“不被爱的话,又为什么要活着呢?”

她们一起燃烧着,少女渴望被爱的心被燃烧着沸腾得反灼着她们自己的躯体,她们不是被火焰烧死的,她们是被自己那再也无处可被珍爱的那颗心烧的从身体的里面开始失去了,心、身体。

被绑在篝火上的少女的骑士吓得逃进了人群撞到了走进篝火的少女的骑士,他腿下一软险些摔了下去在火光里面他就像一枝树枝断断续续的被折断可是新鲜树枝的表皮坚韧骨头断裂血肉粘结得惨不忍睹仿佛尊严那一类的东西在那里摇摇晃晃摇摇晃晃。他望着地上蝼蚁一般的那个男人眼中迟暮的神情轻笑了一声抽出随身的利刃抹上了脖子。在熊熊烈火燃烧得近乎摧毁视觉的那一刻他的脑中浮现出来当他惨败之后怨恨着说[那都是你不够信任我!]将所有的责任推咎于他小小的、就那么年轻的小小的、他的公主——她脸上那柔软的像珍珠贝壳里面的光……消失了。

 


“救她!救她!救救她!求你了……”
公主抓着国王的衣服,她的手指那么无助的颤抖着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地上,发抖着、缩了下去,她没有靠着国王,她没有!只是不断的念叨着[救她][救她][救她]头怎么都没有办法抬起来似的垂着紧紧拽着扭着国王的衣襟一把推开了国王。

那是她没有办法说出来的话。

“救她。”

[救我]

“我命令你。”

[我求你……]。

 

国王被推得踉跄因为头地得太低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他一手按在臻的肩头然后反作用力似的硬是将自己推出了这个殿堂。众人看他离开的身影仿佛和某一个时刻重合在了一起。他们看着她望着国王离她越来越远整个人都垮塌了下来。臻迎上来的手被她一把推开,她简直害怕身边所有一切的东西靠近她。她背后就是火光,她靠得离墙壁更近了一些,她勉强还得支撑住自己,好多人都在看着她。“……佑哥哥……”她小声地呜咽似乎没有人听见她在说些什么,可是该听到的人听到了。看着人群剪影之中左边的公主和右边正在赶来的佑,臻想“这样就好”,这样就很好。国王匆匆离开和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让每个人都疑心重重火光已经变得诡异了起来明明没有任何人知道外面正在发生什么可每个人看起来都好像是那焚烧公主的凶手的帮凶眼睛里面透露着狂热的温度。她连视线都变得恍惚了起来,好像,有什么正在靠近她,她心跳得飞快。臻就在她的面前应该很安全,国王离开的时候匆匆的嘱咐了臻要照看好公主。她很安全,这里没有人会对她出手,虽然害怕可是所有人聚拢担心着试图安慰她模棱踉可的说[国王或许有什么事情]虽然她清楚得要命是什么什么事情,她甚至听到了佑的脚步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

——声音
还是有些远。
但是又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近……一种让人非常非常熟悉的……

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掌!那只手从背后伸来捂着她的嘴向后一扯直接掐着她的脖子按到了地上!后脑勺与地面重重的一击等到她终于缓过神看的清楚的时候只看见一把明晃的刀子举过头顶那人脸上黑洞洞的背光、视线里满是液体的晶亮声音婆娑的大喊着:

“你到底是谁?!”


那刀光摇曳晃动在她的脸上,那人眼睛里的液体激动的砸在她的耳边溅到耳廓的边缘风一吹冰凉的像刀锋在耳侧说话,她看见了,她看见这个人……


[我是……]


他痛哭、他尖叫“公主不会像你这样整天的笑!公主不会原谅国王的!那位殿下绝对不会原谅国王的!”

 

[我是……]

 

 

如果不被爱的话公主到底算是什么东西呢?没有骑士的公主根本就不是公主,如果不是公主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那个时候心里想着,不如死掉算了。
——那个时候一心就想着,就这样死掉算了。

 

 


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将我领到塔下对我说她要走了,她要和父亲一起离开这个国家,但是我有我的选择权,她说我可以选择。在这个国家出生的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选择要成为骑士或者公主的权利。我留下了。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被丢下的,所以我就想要成为一个公主,希望能够有一个需要我的人,希望有一天能够有一个人怜爱我,不会丢弃我。
母亲离开的时候头也没有回,父亲在不远处等着她。当我看着他们两个的时候我更加确信了:我想要成为公主。

但是我却被舍弃了。

 

闭上眼睛。
她挣扎的手,松开了。

 


——你怎么变得那么绝望了?我的公主啊。——

 


四周一片混乱,国王刚出门就听到了异样的骚动立刻折返了回去刚进入殿堂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臻居然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他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就赶回公主的所在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只手臂也挡在了他的面前。那只手臂的线条很干净却充满了强悍的张力,失踪了好久的昊突然出现挡在他的面前一把将他推开,国王被推得满是怒火根本就看不到昊的眼睛里面也满是怒火“管好你自己的伤!”他把话一丢直接去向公主的身边可国王哪是会听人说话的人啊。他跟了上去,昊就像是为他在开路一般在他的前面,可是来不及。凶手手里的刀子明晃晃的分明正要落下去,昊咬紧了牙再次推开面前好像永远都没办法清光的阻拦,再快一点!刀子、刀子、刀子!
不知为何,凶手的手顿时迟疑了、颤抖了,闪闪发光的匕首晃动了。那些反光映照在公主合上的眼皮上面像视线一样晃动着不安着犹豫着,凶手的眼前一片明亮紧接着一下子的,眼泪顺从的落了下来轻轻的吻在了公主的脸颊上。他跪在她的面前仿佛刀子还没有落下来她就已经死了。
一道黑影从人群的另外一边突入一脚踢飞凶手连同他手里的刀子的光亮划过众人的头顶在天花板上亮出一道银色的轨迹直直插入墙壁刻入玫瑰的纹样。

铃惊得快叫出了声,她捂着嘴望着面前黑影,“……那是……”。不不,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她连忙赶到公主的身边可是一想到她们再次相见的那天她的眼神几次从自己的面前闪过可是却没有半点停留……她脸上憋的通红的,她好想拉着公主的手问她有没有受伤她太想确认她没有事了可她连靠她太近都不敢就像是一只小狗那样在离主人一步路的地方就停下来了跪下来了双手撑着着地板使劲的向前让声音靠去可是身体与她之间有一道风墙,里和臻匆忙赶来在骚动中看得心里面闷着一样的难受。臻想要看看里的样子却看见他将铃轻轻地往前一推。

那黑影回头瞥了一眼确认里和铃都在公主的身边,还有个他不认识的装饰显眼的男人,但是公主抓着他的手让她扶着自己的肩膀似乎是熟悉的“那小子是谁?”总之他确认公主是安全的,于是松了口气撇着国王也在边上那个昊也在,这让他莫名皱了眉头但舒了口气心中一度被压抑过去的那种情绪又卯足劲儿的向上升起,从温柔与担心转瞬之间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凶光怒视着他面前的这个凶手。

凶气

接二连三的凶气以那黑影人为中心,包裹过来的众人俯视着面前被踢倒在地的凶手。这样的情景让诺警觉的向前一步站到了佑与公主的前面与此同时里的手也摸上了剑,他们看着所有人象是疯了一样的向着凶手包围过去。

被打倒还能够被拖起来,再打倒再拖起来,手脚全部都断掉也没有关系,并不想直接杀死这个人,只是愤怒!愤怒!愤怒!再加上一点点时间久远的惊恐,心里挂着铅锤沉甸甸的、好多年,好多人心里这样子的在见到公主回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的身上带着[罪]。
这些没有契约者的人曾将公主奉作他们自己的公主,可她离开的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哪怕为她说上一句话,一片沉默。只听见那时年幼的铃被拦在一边尖叫着哭泣着。
今天,他们是来赎罪的。从一开始所有人的脑子里面就想着,要是发生点什么就好了,他们得把他们欠了那么多年的债给还了。你看,就在他们的面前发生了上好的事情!公主在看着国王也在看着,他们骄傲的觉得他们自己比国王更加能够保护公主,踹上那人一脚公主就能够高兴一点儿吧?为什么这些天国王和公主就好像完全没事儿的人一样害得他们也只好装着没事儿的样子,公主说什么都好,毕竟连国王都没有办法违抗。瞧国王跪下去的时候瞧公主得到最高荣誉的时候仿佛为这一切推波助澜的是他们,全部都是他们的功劳!国王都下跪了公主该觉得解气了吧。很好、这场面真不错,请再给我一杯酒、谢谢,今晚夜色真美,天空都是鲑鱼色的。但是有什么不对了。公主怎么了?国王怎么离开了?臻对他们说了什么?他们的罪还没有赎够……公主哭了。快!快!快!快。点。发。生。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最好发生在公主的身上。
最好连国王都帮不了她,最好能够让他们自己出手为公主解除这场灾祸。嘿!说来就来了。那人来得真是时候,被那黑影人一脚踢的一定很痛,那凶手这下子连武器都没有了,他们要多安全就有多安全,上啊!上啊!上啊!


杀。死。他。吧。
在公主的面前将他肢解成千万段的、

公主殿下,请对我们说:谢……

 

“住手啊!!!”公主惊慌地大喊了起来,四周人忽然一惊!“郁!那个人是我的……”
是我的……我的……她怎么没有办法说出来。那凶手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他身上有拳头砸裂的骨头、身上有刀子刺开的伤口,他的眼皮肿的没有办法张开他抬一点点头使劲向着公主的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四周无数的脚在那里,他看不到,他伸出一只手够啊,像鱼在水中滑动的鳍在陆地上面扑腾。那黑影人的黑影落在他的面前鄙夷着地上那块呼吸的烂肉,他说:“我知道。这个曾经向你宣誓的人,我知道这个人是谁,就因为知道是他!”他转身走向公主,他经过国王,他走向公主,他的眼睛看不到任何的旁物。铃看她想要从佑的怀里站起来顺手就抓着她的手心里面又惊又跳看着黑影人走到他们的面前停了下来把身体压得和她们一样的低。那些趋之若鹜的人像旋风像风暴像具象化了的狂澜在那黑影人的身后扑向那倒在地上已破烂不堪的凶手,他们视那黑影人是他们最好的同伴,有他挡在公主的面前他们为所欲为。那黑影人站定,四周喧嚣在他的背后皆化作须臾,在那之中他轻声的告诉她:“好想你啊,姐。”
昊瞥见国王的手捏的发颤,似乎并不是因为伤口的疼痛。

望着面前的人,公主的心里突然一怕“荩,你能够听见吗?荩!现在立刻从这里出去!”
那凶手的心理一颤,他听到她喊他的名字了!这是多么久未的声音啊!他摇晃推搡开粘在他身上啃噬的虫子们说来也怪他一抖那些虫子一样的人就全部都吓的掉在了地上他站起来像巨人伤痕累累而庞大,他撑着断裂的胳臂抬起头、他踩着被刺的满是鲜血的双腿站起来,他扶着走过的墙上满是血污,有癫狂得无法克制的人走上前来他从地上捏起谁丢下的无用的妨碍他们朝他解恨的刀鞘击倒那站在他面前眼睛里是凶兆的[魔鬼],对方只听到[咔嚓]一声骨头的裂缝直接断开错位挑着皮肤和肌肉鼓出怪异的形状像悬崖边上一节风中寒骨的松柏枝节。他拖着那样的手臂手开始行走,心中充满了让人悲伤的希望的力量,他身上的齿轮开始走动了!

 


疯子,公主离开之后他就是一个疯子。公主离开后没有心里所依的很多人都变成了疯子但是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没有清醒过来,他根本就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清醒过来。不是发誓了的吗?
没有契约者的他们每天每天看着那样的公主,她在国王的身边真的好美。他曾经无数次地从她的身边经过每一次都战战兢兢连头都不敢抬。
“你为什么总是不敢看我?”
那是他第一次与公主的眼睛对视,她挽着国王的手臂好像是刚刚处理完事情特意绕了远路散步却与他不期而遇,像小鸟第一次睁开眼睛第一次看到的面前的事物。
简直开玩笑国王居然让他成为公主的护卫,那像是公主的另一个骑士。国王觉得很无奈但是他好说歹说现在的通商总有一天他也会和上一任的国王那样亲自出使要是那个时候你的身边没有个人你让我怎么能放下心来,这宫殿里面到处都是协会那群没有契约者约束的人,虽然我是不愿意有任何人出现在你的身边做着我该做的事情所以我顶多只能容忍一个人。他一伸手她就把头低了下去脑袋等着被摸摸那样可是等了老半天都没等到这安慰的手一抬头居然看到国王歪着脑袋在笑简直可恶!她真的真的太年轻。国王看上去像比她年长了一辈一样。但是他说过她是最好的公主是能够让任何骑士都成为国王的最好的公主。

[所有人都会爱你敬你]

授命仪式上公主交给荩的剑上没有宝石,公主的宝石在国王的剑上和她自己的戒指上。但是他从她的手里接过了剑从今往后他就是她的剑了。

 


他全身上下都痛得要命可是他仍旧没有死去,他的公主向他下令了。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他只身向着门口走出去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阻拦他的去路,他离她的公主越来越远了心里忍不住又难受了起来可是那是她让他走的,他兴致冲冲的走了起来四周的人的脸上爬满了嫉妒的神色。他们嫉妒他腰间上的那柄剑。

呵呵,没有契约者的人啊!

他走过他们连瞧都不瞧他们一眼他浑身上下都是他们伤害他的证据。你们这群可怜的人啊!他走出门外突然笑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不省人事。

 

 


过了几秒钟,殿堂外面响起了侍卫的追喊声,他们追着闯入宫殿的黑影一路追赶到了这里被门外躺尸的准刺客惊了老半天,臻甩甩手“已经没事了,那个是公主的弟弟。”

国王安静地站在那里,已经没有需要他做的事情了。铃挽着公主的手臂把头低得很低很低,诺收起了剑。这是什么奇妙的场景窗外熊熊烈火此处安静的能听见针尖掉落的声音火焰噼啪作响,国王别着脸难堪至极。郁向着公主伸过去手,她扶着站起来的时候长裙下摆看见一只光裸的足和不远处被袭击时跌下去踩掉了的鞋子,脚底下冰冷的。


[去感受那种冰冷]

她听见了佑的声音!
她追着声音去寻找可是佑站在那里双唇紧闭只字未言只是望着她,可是她恍忽听见他在对着自己说[别害怕],他朝她微微的一笑,她想起来了!

他的声音响起在最混沌黑暗的心里面。
[是的!]
她跟随着在心里面喊了起来[是的!]
在那个最最最最黑暗的时候她被人一把粗鲁地推了下去佑把她接的满怀她一抬头就看见了这个人明亮的眼睛。


这个人的眼睛好亮!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好像郁的眼睛,但是转瞬的他又觉得他的眼睛更像是——

郁的手被公主推开,他看着她从鞋自里面另一只光裸的足走向国王。但是那又怎么样?她看起来满不在乎眼睛直直的望着国王心中不经感叹这个伤心的愤怒的可怜的人啊。

“你看起来怎么那么的可怜”她伸手去摸他的眼睛踮起脚尖捧着他的脸“你为什么都不去抢不去争,你这个可怜的骑士啊。”她怜惜的去吻他的额头,吻得他像只鹿一样低下了长满青苔与榭寄生的枝角。那是他的王冠他的国,他轻轻的低下来让少女的手能够够到。


“你是来带走她的?”
臻站在郁的边上瞧着他,他知道这个人,在他看来郁才是个可怜的人。郁还在看着他们,臻默默的觉得惋惜了起来,不管是铃还是公主或者说一定还有很多的人,老有个人在一边看着却什么都不好做。他觉得挺难过的推了推眼镜不知道该看哪里于是跟着所有人的眼睛一起注视着公主与国王。
此情此景,郁却告诉他“不,我不能那么做。”
“不管怎样姐姐已经不会再相信他了,我绝对不会步上他的后尘。而且你也不会让我把她带走的,不是么?财务大臣阁下。”臻心里默默地确认这个他只在情报中知晓的男人对他们的了解。
外面还一片混乱,火光向着越演越烈的情势逼近,臻派去的人已经控制住了现场,他想国王是没有办法脱身了。他离开宴会,他也有他要做的事情,并且这件事情让他无比坚定自己所做的所有的决定。[荩与铃都已经就位了,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再好顾及的事情了,虽然会觉得很抱歉,但是]。他的脑中还映着公主亲吻国王的画面。他步出宫殿抬头望着天空中熊熊烈火的黑烟蒙蔽了天空的繁星火焰争夺光辉。他脸上被火光照亮得也像是燃烧了起来,心中无比激动仿佛一切的开始终于启动了起来,他嗅着空气中燃烧的味道一低头向着那无尽的燃烧安然的确定“没事了。请安心吧,这个国家将以你们为源头重新开启。”

熊熊燃烧的篝火燃烧着苍穹之顶,死去的人的执念和活着的人的质问将通过这燎烧身躯的烟将这一切全部都带向天空之外的地方。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有神明?虽说神明的存在一直都被现世的一些神官们流传下来但是这里是没有神明的国度。
他仿佛王冠上的一株镂花随同国王的低头而致意。

全员就位在他的面前一字排开冷漠的面孔上带着冷漠的盔甲的王的骑士团让他想起了国王最后一战那时候全身覆盖着盔甲的那位没有公主的骑士。不知那个人究竟是谁但无论怎样他向公主屈膝应该不是敌人吧。之后要调查一下。

 

“奉陛下与公主殿下的旨意。捕捉杀死这位公主有辱骑士之名的罪人,砍下他执剑的手取回他剑上的宝石纹章,逐出国境!”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