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那些事情.支柱[27中心 6927]  

2016-02-19 02:10:37|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纲吉抬头看着航季云觉得今天飞机好像会掉下来,明明已经飞得很遥远了那一小点不断延续一个没有的终结一样。

今天要考试,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其实他也不可能和优等生那样提前跑到教室复习,要复习他早就复习了。里包恩让他做一些稀奇古怪的题目最后才在一本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学参考书上面看到这似曾相识的题目。他做的出来才是见鬼了,但是家庭教师说不管做什么都不能被任何事情限制住要勇往直前做个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冲在大家前面的首领,但是沢田纲吉只想躲在别人的背后有人帮他开门撑门面那个超帅的,他就是要靠着别人过日子。麻烦什么的自己去解决啦我才不想要拯救世界呢。山本和狱寺都那么的强根本就派不上他的用处。那如果是京子呢?里包恩继续坐在电视前面吃点心好像根本就不是在跟他说一样。纲吉的心理面一阵动摇六神无主,好想要像一个英雄一样去保护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到那个时候女孩子一定也会被它所打动那样实在是太好了虽然他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那么做的,他只是觉得这是他该做的本心而为心底里面暗暗下定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会发生的决心。明明要一个事故做牵引才能够发生。


他趴在桌子上使尽全身的智力最终不过证明身体比头部的体积再大挤出来的智力终究不过是脑袋里面的一点点。看着狱寺山本有时候他会非常的渴望能够和他们一样,那么的强大,对于自己的强大充满了信心坚不可摧这种信心本身就是一种强大。而他好弱,不是尽全力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拼死觉悟,时间是不是太多非要把他逼到墙角才知道要快点从不良少年的手臂底下逃走,眼睛不能对视害怕看到可怕的眼睛。狱寺的眼睛有时候也让他很害怕,他们刚见面的时候欲狱寺老是瞪他,他穿的像不良少年行为举止都像不良少年被不良少年欺负惯了的自己看到就觉得毛骨悚然,他从来都不和妈妈说他被人欺负的事情,妈妈那么温柔可爱像永远都不会长大的女孩子,就像永远都是京子这个年纪的少女,不能让妈妈担心。
他心里也有个小小的男子汉,但是里包恩一脚就能够把他踢到八丈远。他提起抗议却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面对这个比不良少年恐怖上千万倍的人。
“里包恩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他总是说不会出手帮我但是他就是让人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信任感。”只要他在那里我就觉的自己是无敌的了。因为沢田纲吉是被信任着的,被恐怖的魔王大人信任着的。为此心中涌起一阵温暖。低下头捂着胸口觉得火焰在那里燃烧。

他还没有点燃过心之火,那火焰还在沉睡之中,但是他知道有什么在那里保护着他不是任何人只是和他一样的他自己一般。

 

 

他初次燃起光之焰,在温和之中没有一丝不挂的难堪,没有任何外力强加在他的头上,他站在那里睁开双眼在光簇之中六道骸周身的黑色斗气仿佛正在吞噬着他。


“可怜的人”

不知为何让人想要哭泣。

 


他是平凡的,被温暖拥抱着的,胆怯懦弱的,被信任的,被无数的东西狭簇拥挤得透不过气来的,被无数的眼睛深情注视着的。他不是一个人的,无论他再怎么懦弱无能他都不是一个人的。他不是电视上面那些孤独的英雄为了拯救世界独自站在最高处俯瞰较低的全貌所有闪光的高楼大厦他却是站在光的顶端身在昏暗之中俯瞰着脚底下的光。

那样的人是那么的伟大啊,但是不知为何在看着那样的电影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想要成为那样的人。因为那是那么的寂寞啊,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失去他所要保护的东西失去支撑他的那根唯一的支柱就像站在顶端时候脚下那根纤细的避雷针,被打到的会是他而支撑着他的东西是那么的纤细易碎。


六道骸好像故事里的英雄在黑暗之中行走披着邪恶的斗篷,你又怎么能够不去猜测他想要消灭所有黑手党不是是因为黑手党是坏的他想要打败他们不再让任何人受到像他当年所受到过的伤害?

 

他还是天真无邪的,因为天真无邪而强大。看得骸的眼中燃起凶兆。


或许正是如此,


当他看到他的时候他脚下那根唯一支撑着他的支柱碎开裂痕。要是他也是一个卑鄙的黑手党就好了。心里不断的祈求着。

 

后来有一天也不知道是过去了多久他告诉沢田纲吉他想他如果没有遇见过他就好了。黑是黑白是白。

“其实你不想伤害任何的好人,因为你并不是一个坏人。”

 


就此,就让他暂且收下这句话吧,被打败了,心很难过,堕入深潭以为会永远坠落可是却发现自己正被温柔托付,这下他是真的被打败了。

后来纲吉骸有时又是经常会见到六道骸,在马路对面,几乎在所有的时刻所有的地点他突然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隐喻一般地打招呼不见世故立刻消失,等到纲吉回头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一声轻笑飘荡在那里。


他有了一根新的支柱。并且那根支柱被无数根支柱托付着,看来不会再轻而易举的断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