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琥珀 16 上 [家教/骸纲]  

2016-04-18 00:33:36|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 上

葬礼比想象里面的晴朗。今天是个好天气但是太阳总不愿意出来,也不知道阳光从哪里撒落下来始终都没有办法找到太阳。有一片云看起来始终又厚又深,光线就从它的背后打亮大片的天空,像站在阴影里。


纲吉注视着远处。他们没有靠近只是安静的站在这个边缘安静地等着。凪今天也随同而来了,那边家族的人看到凪也跟来了三两用下巴打量眼角微斜。


六道骸真是难得没有挑乱子。他从凪的眼里瞧着纲吉,他那高贵的下巴纯血统一样地标识怎么觉得也有模有样了。
好像变的有点看头了。他轻哼了一声,库洛姆一怔。
[骸大人?]

“来了。”沢田纲吉向前踏出了一步。

 

那些人的脚步走得如此的稳健。
山本武不安的事情是如果碰到如自己一般的对手,[好像我们才是坏人一样。]

[但是,正因为仿佛看到了自己一样,才发现了,自己原来是这种样子的人。]

 


纲吉问骸[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骸告诉他[我好像看到了我自己一样]


骸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了。他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人?沢田纲吉怎么会像他?纲吉问他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这么说了出来,等他说完了等纲吉挂了电话,他看着手机脑中茫然如同纲吉最后几秒的沉默。


[谢谢]

 


什么意思?

 

 

那句谢谢是什么意思?

 

谢谢你回答了我,不管你回答什么我都会说谢谢,因为我的设定就是温存。噢,他不是对谁都总是微笑么?该笑的时候微笑在心里变成了一种应该已经不知道这是情感流露出来的东西了。不该笑的时候他也微笑让对方看不出来什么都是口蜜腹剑。

最好让所有人都觉得你什么都是威胁,仅仅是威胁。什么都不要做,做了就什么都被看穿了,什么都别被看穿了。


微笑

 


全世界最毒的药就是微笑。


要的不是你的命。

 

 

 


梵翰西斯家族的首领将枪口对准了沢田纲吉的心脏。


“如果我在这里对你扣下扳机你会做什么?”
“死去,仅仅是我死去罢了。”


“那么我们来谈谈吧。”

所有人的目光盯着那人将手里的枪递到了狱寺隼人的面前向着彭格列一点头,狱寺双手接了下来迅速跟上离开的人群又将手枪丢给了总是站在那男人身边的一个人。那是一个斯文的人,大概是顾问吧。狱寺脑子里面也就是一闪而过的冒出这么个念头一回头视线正好撞上凪的一只鲜红的眼睛,但是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等到他追上去再看到凪的眼睛的时候它已经是青绛色的了。


天空的云淡风轻。天际边缘草甸摇曳像是送葬的队伍无比渺小的走的非常的缓慢。那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再一抬头。云淡风轻。

 

 

这位首领是个好说话的人。巴吉尔在调查最近的事件的时候提醒过纲吉这个人一直以来都很崇拜彭格列,纲吉当时也没有多想,说崇拜他的人多了说他蹩脚的人也多了,让他现在再像第一次听到别人阿谀奉承就开心得睡不着觉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再做了。噢,里包恩那时候还嘲笑他来的。

他很真心的表示遗憾但是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他的真心。但是这个不重要。他只能这样子了。他抬头看着对方脸上又流露出来了悲伤刻意扭开脖子看向窗外他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次所有的事件全部都被摆到桌上。

包括加百洛涅和波维诺家族在内的与彭格列结盟的家族已经有将近一半受到来历不明的袭击,其中有两个家族的首领被当场击毙,当时是几位家族的首领在郊外的农场日常会面,由于两位首领直接中枪其他家族立刻集结起来相互照应保护了其余的几位首领没有遭到袭击。

“那些人没有得到任何认可。”
“也就是说,是有人打算挑起事端了,而且还是针对彭格列的事端。”
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纲吉一时想不出来,“彭格列现在是最大的家族。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用谈判的手段,因此招致憎恨也是无可厚非。不过正因为彭格列是最强的家族所以我不觉得现在有什么家族在武力上能够赢得过彭格列。”在说到最大的家族的时候他不自觉地就向后靠上了椅背这让他能够更好地将面前的全部都饱览一清,在六道骸看来那是一种狡猾的得意,这种表情只能够出现在强者和伪装强者的脸上。现在的沢田纲吉是后者,不过里包恩教他的时候他还是前者。他将双手交握在一起成为一种悲悯的沉思。然而沢田纲吉自己并不知到。

“在这之前我想问一句,彭格列觉得我们是被诬陷的还是凶手。”

 

 

“非常抱歉,在没有十足的证据之前我没有办法辨认。”

他这一句直接引发当场的混乱。
“你认为我们会用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的生命来为自己做遮掩是么?!别拉我我要说!”他指着窗口“就在那边曼尼沙现在就在那个方向她现在躺在冰冷的墓地里面,几天前她还会说会笑。别拉着我!”他不断的推开阻拦他的手臂,主人的沉默与他相成了一种对比。纲吉看着主人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那人的手越过谈判的桌直接戳到沢田纲吉的脸上“她爱你!”


[这是控告]

 


仿佛一下子,沢田纲吉的眼珠表面映照出的那人的手指与本尊几乎就要碰撞到一起。他的眼前突然落下一只轻巧的手握住了那个人粗壮的手腕,女孩子单边的眼珠朦胧从发下闪显出锐利的光芒,阴郁单纯的凝结在那里造就了狠辣的气场。在这个女孩子的眼睛仿佛……沢田纲吉看着对方首领站了起来拎起面前的家伙直接往地上丢过去。他悲伤的愤恨的惋惜的他仿佛是将这些所有的情感丢到地上一样去丢这个男人,他注视着这个男人,因为他背对着纲吉所以纲吉不知道他们相互的眼神,但是之后的一句话他似乎能够想象出来全部了。

“抱歉,这小子从小就喜欢曼尼沙。”

打完了也说完了,两个男人相互间的眼神的碰撞房间里面充斥着语言所无法告白的爱与痛,伸出去的手和握住的手、站起来的男人望着沢田纲吉。

他突然觉得要是有一天对于这位首领来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够陪他一起说说他最心爱的妹妹的大概就是这个人了吧。

 

他拉着凪的手腕把它放下来,放到桌子下面。她感受到手腕上力量持续着轻轻的再松开好像不仅仅只是为了把他的手拉开而已。纲吉的眼睛始终都没有看过凪,她看他的嘴角勾勒泰然自若。

“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吧。”

 

 

 

骸在另一边闭着眼睛不断的听到凪在喊他

[骸大人,骸大人。你想要到BOSS的身边么?]

 

她突然想到要是有一天她不在了,能够和骸大人说说她的会不会是BOSS呢?又或者,她看着沢田纲吉的身影觉得如果有一天,神明请原谅我,如果有一天BOSS不在了的话骸大人会和我说BOSS吗?或者他会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再提起BOSS。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一想起BOSS眼泪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手上的力道,骸用凪的手的力道让人觉得有点痛。就好像纲吉握着凪的手腕的力道一样让人觉得很痛。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