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原创] 骑士之国 04  

2016-08-14 01:03:5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

所有的声音都在呼唤她,可是她却用尽全身的力量捂住耳朵不听任何喧哗。她在真空之中悬浮。

别人的别人的别人的——声音,像雨点坠落。

她抬头看见另一个自己站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像趴跪、像蠕虫、像这个世界所有的不堪入目、入耳、进入嘴里吞咽下肚,味道是苦的。有个地方的语言苦与黑的声调近似兄弟。
[她]捂着脸孔满声哭腔的对她说:

“我想要永远地留在那个人的身边啊!所以”


有一个急切的声音追随她的声音重复:[所以?]


“所以……,请你去死吧。”

 


只要你死去了,我的污点我人生所有最黑暗的地方就会永远的消失了。我不要它存在在我的生命里面,只要那个人站在我的面前我满身只得银装素裹。我想像一只最洁白的小鸟那样轻轻的,轻轻地落在那个人的手上像没有重量像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没有杀戮没有鲜血没有争夺。


公主说:[请为我成为最强的人。]
那低头的、弯腰的、下跪的骑士的身形落败在他的公主的面前从而从原本被那由气势充盈所遮挡的身形处暴露出来一双锐利的眼睛。
只是她低沉的骑士永远都不会看到。

 

 

看着臻离开的佑突然问公主“公主是什么?”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即便臻已经不在那里连脚步声都听不见他还是看着那里。“我做什么诺都不会阻止我。无论他怎么生气到最后他还是会跟在后面看着我骂我一边说我是人渣看我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的样子然后伸手拉着我把我从自己跳进去的地狱里面拖出来。我甚至觉得有一天我要是去死他也会看着我一直在我的身边。你说没有你国王就会死,他们明明知道会这样也绝对不阻止自己的公主。我真奇怪公主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好像是世界上最污秽的东西一样。

 

他回头看一眼公主不言不语,他们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是窗户外面的小鸟的叫唤声拉开了视线——公主瞥向窗外,是自己的骑士的脚步声走来——佑望向诺。他真想咬下他一块尝一口骑士是什么味道的。
诺告诉他臻已经送出去了,他把他送到大门外头不会回头的样子所以你倒是告诉我“骗他有意思吗?我觉得他是个挺好人。”
“那我是坏人?”佑觉得自己委屈着呢,我是你的公主可你说我是坏人。
“没赚头你怎么可能来这里。”
“公主都在听着呢。”

可他们去看公主却看到她站在窗户口把手伸向小鸟可是小鸟并不怎么想要到她手上来的意思,但是小鸟低头露出脖子松着羽毛,她愣愣地回头冲着佑就问“这是什么意思?”
“噢,这是让你帮它挠挠。”
“???它都不肯到我手上来的,它在想什么啊。”

 

所以[她们]到底都在想什么啊?

 

他突然间眼神直勾勾的拽着诺,“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啊?”


你猜啊,猜出来有奖。


结果对方直接一句:“你有病。”


他有病,她也有病,全世界的公主都有病。公主病!

他大笑着吓飞了小鸟,公主还没有来得及挠它的脖子呢,好失落啊。看它一头扎向天空的一望无际,如此遥远——


奔跑着——
奔跑着——

 

摔了、

再站起来,膝盖上全部都是鲜血红裙子好像全部都是鲜血怕得她更加慌乱的奔跑着挣扎着。那些过路的人用公主的称呼捆绑住她每经过一个人每听到一句

[铃 公主]

她身上的绳子就更多了一圈仿佛有无数的人拖着绳子她越是因为无法奔跑就越是害怕,就想要去到什么都没有的连自己都没有的世界里面去。

她大叫着被拖得无路可走蹲了下来而那些绳子乘机迅速的一圈又一圈的绕着她的身体让她再也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只有去死了!只有这条路了!不能够回去的话!!!!!


“铃!”

 

她一眼惊恐的发现有人拥抱着她喊她,马上!马上!那个名字后面马上会加上那个称呼!!!!


可是柔软的,她再一次听到那个声音喊了一遍他的名字,只有名字……

 

“铃。”

“我不能回去!”
“可是这些年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让自己成为国王的公主的!你难道不是为了能够有一天像以前那样的……”

 

一只温柔的手把她从人群里面拉了出来,所以她就跟着那只手一直走呀一直走的,走的没有前路看不到未来因为她就是仅仅的盯着那只手。

她那时推开国王的门,她跪在国王的面前看着那张颓败得垂下去的脸,她扶在他的膝上看着他就像是个女儿看着自己的父亲那样子。

[做错了事情的人能做的只有等待,因为能原谅自己的永远都不会是自己。]

 


“所以说公主已经回来了啊!你不是一直都在期盼着她回来么。”

他伸手抓住她了,那片薄薄的云彩一样的鲜红的颜色,他终于抓到她了。
他一说到公主她就哭了垮下去了融化了、像一块冰在炎热的夏季。她哭的所有听到的人都跑出来看,听见那些悉悉索索的称呼又幻化成绳子像蛇迅速的冲向它的敌人,可是他拥抱着她,那些绳子的蛇一碰到他就像灰尘一样的碎了、像雪那样地飘落了——安静了。

 


臻很担心铃的事情所以公主回来的那天他看着公主一直都守在国王的身边就避开众人跑来找她,可是铃一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他弯下身子向坐在门口侍卫一样的少年攀谈询问,可那少年抬头怀里抱着剑冷冷地望着他。或许他并不想要以这样的表情看着臻但是他的状态差极了,铃始终都不愿意出来。
就这样一天,两天,当第三天公主回来的日子接连不断的增长,他对那少年说我们不能一味地等下去,我们要开始考虑未来了。我们还有未来的日子。“所以你要不要进入协会?”

“协会?”她的眼睛真的好大完全不能理解似的。手指下意识的握紧了剑。
臻并不退缩,他看着他的剑,他是害怕的。所以他更加要看着那把剑。“是的,进入协会,成为她的力量。”

“那样我就不能够成为她的骑士了!”
“保护她和成为她的骑士到底哪一个对你来说更重要?比起那个身份你更该做的是从[所有人]的手里保护好她。”

 

[所有人]
在骑士的面前,除了自己的公主之外一望无际的全部都是[敌人]。

 

他拥抱着怀中的铃,他抱起她,他走过石阶回廊所有人都看着他他也把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臻告诉他公主不是那种会赶尽杀绝的人,所以铃不会有生命危险。危险的是那些想要利用铃将公主赶出宫殿的人。公主离开七年有很多人并不认识她而国王还没有醒过来没有办法确认[公主]就是国王的公主。而另一边支持铃的人并不少,那些人即便是善意的想要留住铃却会因此把铃推到公主的面前让公主不得不做出决断是否要处置铃。他说到这里,这个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总是寡言少语的稳重的男人叹了口气,“比起公主,我和你们认识的时间更长,我不希望你们出任何的事。”
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匆匆的离开了。在那一刻少年感觉到他把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了他的肩头。他总是觉得自己无法成为铃的骑士了,有国王在呢。她看他的眼神和他看她的眼神,他们的眼睛里面彼此拥有着相同的东西。可是现在的铃是一个人,在这里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能负担起来她了。

他抱着她,他静悄悄的贴着她的耳边跟她说:“我会想办法让你和公主见面的。你不要怕。[做错了事情的人能做的只有等待,因为能原谅自己的永远都不会是自己]。所以让公主去做决定,然后……然后,然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的。”

一定。

 

 

 

公主成夜成夜的看书,她的脚边上沙发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只要处理完事务看完文件她就坐在沙发上看书看到累了就这样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她有卧室可是她一直都睡在国王的卧室外的会客室的沙发上。医生每次过来看到她这样就生气的敲她的脑袋叫她该好好的睡觉,医生觉得这世界上没什么事情是比身体更加重要的了。医生是好多年前就在宫殿里面工作的老先生了,他认得公主认得宫殿里面的每一个人上代的再上代的国王。但是公主喜欢叫他卫叔叔,医生也喜欢听她那么的叫。在这宫殿里面好像就只有他那么一个长辈一样。

今天国王还是没有醒过来,医生对公主摇摇头,但是不担心,因为伤口在一点点的好起来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点点好起来,就是公主老是不好好睡觉这点叫他很头痛,他干脆说“你也昏迷不醒就好办事了。”可是公主却俏皮的说,“我要是也醒不过来这个国家要怎么办呢?”
“总会有办法的,毕竟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想要成为国王呢。”
走之前他嘱咐下面的人一定要让公主好好休息,但是他还是觉得这小丫头才不会听自己的呢。他走着走着,路过了那个叫昊的男人,他朝着他行了个礼昊也还了个礼,医生询问了两句他手上的伤然后两人就分开了。昊不经回头去看他,那笔挺的后背傲骨清风真是让人心生敬佩。


那天夜里有人从床上走了下来,那人不点灯也不摸索在漆黑的房间里面熟悉的拉开房门,一缕月光从客厅的阳台上洒进来铺在书堆上铺在书堆里面的那个人的身上。她穿的一身皎洁的月光身体随呼吸起伏呼吸打乱尘埃尘埃被月光点亮像无数的从遥远的地方看的星辰那样的小的散发着光亮。国王站在她的面前不敢再惊扰那些星辰的轨迹。
所有的一切都是死的寂静。
他自死中走下了床活着走到了他的公主的面前如同等待着下一次的死那样的,看着她。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